时间:2020-11-27 00:14:55播放:43
  • 气球
  • 弗莱德里奇·穆克 大卫·克劳斯 卡罗利妮·舒赫 艾丽西娅·冯·里特贝格

电影《气球》由万玛才旦编剧、导演,索朗旺姆、金巴、杨秀措领衔主演的,正在全国热映中。今日,片方发布了藏语片尾曲《度母赞歌》,由不丹最受欢迎的女歌手Phub Zam演唱并作曲。“度母”是藏传佛教中拯救苦难的女神,是生死轮回中拯救一切众生的度脱之母。天籁佛音余音缭绕,让众多观众在看完电影后念念不忘。而轻袅空灵的嗓音,配合电影MV中唯美浪漫的超现实画面,仿佛引领观众进入空灵之境,心灵涤荡间收获宁静与安详。

在《气球》中,达杰所坚信的轮回转世观念,是藏地人文精神的重要根基,是流淌于血液里的虔诚信仰。而电影直面信仰与现实之间的困境和抉择,既有内在的分裂与撕扯、矛盾与迷惘,也有灵魂的反思与安抚,尤其是电影中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超现实场景、色调、意象以及音乐,唯美浪漫,带有安慰人心的力量。在《度母赞歌》MV中,电影中最为影迷们津津乐道的几个超现实意境被全面呈现,如轮回之路、梦中捉痣、气球高飞、姐妹微笑等,极致的影像之美与充满禅意的天籁佛音相映成辉,为观众带来视听双重盛宴,《气球》被赞“最美电影”当之无愧。

著名作家庆山(安妮宝贝),曾表示电影《气球》给人的感觉非常宁静,有可以停留下来思考的空间,这是非常珍贵的。正如《度母赞歌》一般,聆听后,令人内心无比的安静祥和,如同沐浴在佛陀的慈悲光辉下,回味悠长,仿佛灵魂亦得到救赎。

艺术家、作家、文艺评论家陈丹青老师,曾表示,他之所以格外喜欢导演的作品,就是因为万玛才旦每部电影让他感受到背后的东西是慈悲,所有戏都非常善良,在华语电影中已经找不到这样的。慈悲和善良则是具有超越语言、超越民族的普世价值。除了电影的思想内涵外,《气球》在故事性和人物命运上也没有文化上的认知局限,而是首度聚焦了女性生育、婚姻和家庭困境这样一个全球性的话题。在故事的最后,万玛才旦导演并没有给出卓嘎一个明确的结局。

腹中的胎儿是留下还是放弃,他只是让演员们抬头看着天空中那只飘走的红气球,对卓嘎的命运,来自世界各地的每一位观众都会有自己的答案。伴随着红气球在天空飞远这一诗意浪漫的镜头,《度母赞歌》的音乐在片尾响起,传递出创作者对故土的热爱与眷恋,对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们的深切关怀,也愿“度母”度脱这世上一切苦难,让众生寻得灵魂安宁。

音乐无国界,值得一提的是,在电影《气球》中,不仅有来自不丹的佛音缭绕,也有来自伊朗的著名音乐家,已故伊朗电影大师阿巴斯的御用作曲裴曼·雅茨达尼安(Peyman Yazdanian)担纲影片配乐,配合极致唯美的摄影美术,为观众带去愉悦和美的视听享受。

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